Quest 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报告

 澜夕   2019-01-29 13:51   317 人阅读  0 条评论

给Quest Mobile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报告划划重点:

 

1、微信的年对年人均单日使用时长涨了近6分钟,考虑到它的10亿MAU体量,这个波动反映出来的利好是很显著的,为什么微信事业群可以在经济寒冬里派发「人均280万」的年终奖,成绩说明一切,另一个细节在于,因为短视频的冲击,即时通讯这个大的分类使用时长在QM的季报里一直是下滑的,但是微信又是涨的,那么这个看似矛盾的剪刀差该从哪里找补呢?「QQ,别藏了,早就看到你了。」

 

2、在MAU增量Top 10的App名册里,除了高德地图之外,其他所有App的新增获客都以三四线城市为主要水池,而在过去一年里,按城市划分的中国用户使用移动互联网——可以理解为玩手机——的人均单日时长是一个标准的阶梯,二线城市高于一线城市,三线城市高于二线城市,四线城市高于三线城市……最重要的是,绝对值和增长值都是这样的曲线。

 

3、在遭关停的时候,内涵段子的MAU大约是2000万左右的级别,3个月后,这家公司上架了定位上的替代产品皮皮虾,重走从零到一之路,不到半年时间,皮皮虾的MAU是……2600万。这家公司的增长团队堪称奇迹,其边界外延也必然触发老一辈巨头的围剿,QM很贴心的把它在国内的用户数据做了去重,最后的结果是,一半以上的移动互联网网民,都是它的用户,简直可怕。

 

4、信息流广告的增长依赖于短视频的推动作用,这种内容呈现形式作为兵家必争之地,最主要的玩家是字节、腾讯和百度三家,好的消息是蛋糕做大,竞争不至于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坏的消息是用户集中度上升,最终的业绩还是会取决于笼子的牢固程度,产品经理都要成为阿道司·赫胥黎的信徒。

 

5、2018年,境外上市的科技/互联网公司数量创下历史记录,这是在经济下行的时代背景里同时发生的,考虑到上市之后的破发占比,这未必见得是一种水到渠成的乐观,而需要考虑到前期资本急于退出的信号很强,一级市场的接盘者严重供给不足,需要由二级市场出面分担消化。

 

6、消费降级和消费升级并存的情况已经有其他口径说过很多次了,一方面是下沉带来更多的消费能力偏弱的用户群体涌入,一方面是满足愿意扩大支付上限的用户在品质上的需求,两端都有商业机会,许多垂直化的创业项目,也都跑在这样的判断基础之上。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