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不需要新的APP(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燃次元   2022-01-29 09:53   248 人阅读  0 条评论

在互联网时代,一位优秀的产品经理,有很大的机率借助一款APP开启属于自己的新时代,比如张一鸣。

2007年,苹果手机面世,其自带的App Store,开启了移动APP创业公司发展的黄金时代,在美国,形成了FAANG王国(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和Google),而在中国市场,则形成了BAT与TMD的王国,他们占据了人才、渠道、资金等优势。

在国内,2012年左右,是APP创业的黄金时期,在此前后,诞生了诸多国民级APP。比如2011年诞生的微信、2011年8月诞生的陌陌、2013年诞生的脉脉、2016年上线的抖音。

2018年,当杭州一家互联网企业的中层领导拿着小程序上的用户数据给投资人看时,投资人对他说,“我们不看小程序,我们只看APP客户端的数据,只有APP上的用户才算是真正的用户数据。”

“在产品经理眼中,只有获客成本、客户价值大小的衡量,至于从哪里来的,我们并不关心,但投资人却很关心。”上述中层领导说。

但时至今日,APP创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据工信部数据,2018年,中国手机市场上的APP数量达到历史高峰,约为449万款。到了2021年11月,中国应用程序商店提供的APP总量下降至272万个。尽管有大量新增APP,但是新增数量抵消不了下架的数量,2021年10月,中国的应用程序商店新增11万个APP,但下架数量为13万个。

APP创业最大的集散地游戏也没能逃脱厄运。根据工信部统计,2021年10月,中国的游戏APP数量下降至67.9万个,2019年12月时,则有90.9万个。根据GameLook的统计,与2020年发放1405个游戏版号相比,2021年的版号总量减少了46.26%。

“下架APP最多的原因则是不合规,比如社交类APP没有注销账号选项与青少年模式,或者因为没有处理好用户投诉就会被下架。”一位社交类APP创业者说。

强大的监管政策显现出“阀门”的作用。2021年12月,豆瓣、唱吧、爱回收等106款APP被下架,理由则是APP侵害用户权益。2021年11月,《个人信息保护法》开始实施,被外界视为互联网公司与公民个人信息之间划上了红线。2021年更早前,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被有关部门要求,向用户提供便捷的关闭算法推荐服务的选项,在某种程度上,限制算法的应用会影响其广告收益。

与此同时,手机市场还在持续扩容,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国内市场手机总体出货量累计3.51亿部,同比增长13.9%,其中,5G手机出货量2.66亿部,同比增长63.5%,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75.9%。

虽然硬件市场在扩大,但应用市场已经趋向成熟甚至固化,受益者是BAT与TMD等巨头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行业观察者卫夕甚至悲观地预测,2022年,中国移动互联网不会出现一款DAU过1000万的新产品(不包含游戏),“APP工厂们流水线推陈出新的时代过去了,大厂布局早就完成了,没必要;小厂能力资源有限,没可能。”他在文章中写道。

新王国正在前所未有的强化,形成对照的是,属于移动APP与普通打工仔产品经理破圈的辉煌神话似乎正在落幕。

在经过网页以及应用程序之后,人们对互联网产品形态已经想象到了元宇宙和Web3.0时代。当下手机APP的入口之外,人们对互联网的想象蔓延到了眼镜、汽车,甚至头盔上了,从这种程度上说,新机会与新市场正在酝酿。

不过,失去创新力的互联网尚没有摸索到这个新的机会,这显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