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人间蒸发”(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凤凰WEEKLY财经   2020-07-28 16:45   14 人阅读  0 条评论
寻找ofo的所有方法都失灵了。
      
“拨打ofo官网客服电话,反复打,接通人工客服后直接选择‘投诉’。”李枫回忆着网友分享的ofo退还押金的技巧,关键是“退押金要强硬且有耐心”。但ofo的客服电话始终无法接通,其APP上的机器人客服只是重复回复“请您耐心等待”。
  
她能做的也只有等。有网友提供成功经验:到北京ofo总部排队拿回了押金,但李枫不住在北京,专程为了99元押金,来回折腾并不划算,还有人做起“代总部排队退押金”的“黄牛”生意,她匆匆关掉页面,想来也不靠谱。
  
ofo总部在哪?即便李枫现在交了钱,“黄牛”也难以找到。ofo公开过的办公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后来又搬到了临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7月,记者先后两次实地探访ofo上述两处曾经的办公地点,这里早已没有ofo存在过的痕迹,记者又打听到ofo两处新办公地址,一处早已人去楼空,另一处更是无人知晓ofo的存在。
  
还在寻找ofo的人们,大多数是为了讨回钱。除了用户,追缴货款的供应商也排着长队,自行车、货运、零部件和广告商们纷纷提起诉讼,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企查查数据显示,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执行标的总金额约为5.36亿元。
    
供应商们也很难找到当时的合作伙伴。一份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20年5月9日发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其在2020年初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予以线下查控及查找,未找到被执行人,也未能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
   
“法院都找不到人,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张军想拿回被ofo拖欠的货款,这笔生意超过300万元,是公司年收入的一成,他往北京跑了几趟,等了又等,只换回一张执行裁定书,“说东峡大通名下没财产可执行了。”他泄了气。
  
据企查查统计,截至7月25日,因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东峡大通的终本案件为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5.09亿元。
  
ofo消失了,至少对于这些费力寻找它的人来说,他们越是关注,才发现这种消失也越彻底。
   
北京街头已没几辆小黄车,偶尔碰上,也往往是车座卸了、轮胎瘪气、缺个脚蹬,一身灰尘倒在角落,没人注意。遍地都是小黄车时,它在官网首页正中间写有,“已服务全球21个国家,超过250座城市,2亿用户”。介绍如今还在,手机里还留着ofo APP的大概只有等待退还押金的长长队伍。一年半过去,有人排在1582万名后——相当于一座超大型城市的总人口。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