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剩女:一个日益庞大却被悬置的群体(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周末假日   2021-11-05 08:45   76 人阅读  0 条评论

发现中西部等偏远地区的县域体制内有大量的大龄未婚女性。

 

以我们调研的D县为例,该县自2008年以来新招聘总人数为2993人,其中女性1895人,在这些女性中,目前30岁以上未婚女性约有248人(这一数据没有包括2008年之前招聘的女性中目前仍单身者)。

 

我们发现,D县域政府的不少部门机关都存在未婚的大龄女性,而在教育系统中,几乎每个学校都有大龄未婚女老师,其中又以乡村女教师居多。

 

这一现象完全不同于“剩女在北上广”这样的传统认识。因为之前在大众的普遍认知中,剩女主要出现在较为发达的城市地区。比如,关于剩女的研究几乎是聚焦于北上广深等城市。

 

而在对“剩女”的界定中,无论是广义的“剩女”,即“从年龄上界定的大龄未婚都市女青年”;还是狭义的“剩女”,即“从特征上界定的为现代都市中拥有高学历、高收入、高智商的未婚女性”,都离不开“都市”这一地区特点。

 

“城市中受过高等教育的大龄未婚(通常指30岁以上)女性”是研究者对“剩女”的普遍的定义。

 

关于剩女的一系列实证研究,也认证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剩女较多,全国范围内的数据分析也说明了“大城市的剩女多,偏远地区农村的剩男多”。

 

显然,相对于通常意义上的“北上广剩女”,经济落后且偏远小县城所出现的剩女现象,似乎超出了我们之前对“剩女”这一群体的界定与分析。

 

那么,偏远小县城地区的剩女有何特点?

 

她们“剩下”的原因与大城市的大龄未婚女性又有何不同?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表情